当前位置:首页 » 《休闲阅读》 » 正文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百度云

84 人参与  2020年12月12日 16:09  分类 : 《休闲阅读》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在线全本阅读:故事讲述了其实她心底不坏,只是直肠子,有什么说什么。 阮柔感受着脚底的刺疼,只得咬牙加快脚步,真不敢说话,生怕泄了这口气。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章节试读

你有事吗?

谢岩薄唇紧抿,黝黑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却将一个镰刀递了过去,沉声道:你的。

那是她匆忙离开前在地里忘了带走的镰刀。

阮柔手忙脚乱擦着眼泪,赶紧接过镰刀,谢谢,谢谢

谢岩却只淡淡看她一眼,转身便要离开,生怕她又像以前缠上来,对她避如蛇蝎,不肯多说一句话。

都说女人是水做的,他倒觉得,这女人就是个漏斗,喝进去的水全都从这双眼睛里漏出来了。

见状,阮柔赶紧道:等等,你救了我两次,我想做点馍感谢你,能不能帮我点燃灶火,我,我已经和好了面,就差上锅了。

用馍来感谢?

她出手挺大方啊。

谢岩揉揉肚子,有些饿了,可想到这女人以前对他的纠缠,便冷言拒绝,不用谢。

怕他离开,阮柔赶紧扯着他衣角,红了眼喏喏道:我真不会用这灶台,你帮我点个火行不行,或者,你教教我,我很聪明的,学什么都快,不耽误你时间。

这种话,她在前世可说不出,即使贬为庶人,也能维持大小姐的尊严。

只因现在形势逼人,只得放下她那千金小姐的架子。

唉,这里当真是她孤身一人了,亲人,家仆什么都没有。

七十年代水嫩小娇媳百度云

想来想去,又红了眼,那湿漉漉眸子紧盯着谢岩,似乎下一刻就能滴出水来。

好。

对上那可怜兮兮的眼睛,这话不假思索几乎脱口而出。

谢岩有些懊恼,怎的居然对她生出怜惜来?一定是昨晚没睡好。

可既然答应,那边只得做,他依旧避讳,远远绕开阮柔进了厨房。

阮柔一抹眼泪,终于展颜,连忙跟了上去。

两人分工,将她买来的玉米面全都做了玉米面馍,她虽不会点灶台,可手艺着实不错,馍松软可口,还带着丝丝香甜气息。

用了全部材料做出来的共有四十多个馍,谢岩连着吃了几个。

下乡之后,他可是第一次吃了一顿还算不错的饭,他单独居住,不大会做菜,也只是胡乱做一些凑合而已。

原来这个女人还有一手好厨艺?

他舍不得多吃,硬生生停了手,目光在那馍上转了转,从兜里掏出一叠零散纸币,剩下的馍,我买了。

阮柔一愣,眨眨眼,下意识将馍护在身后,使劲摇摇头,不卖。

谢岩眼底闪过一抹恼意,也是,阮柔家庭条件不错,应该不缺钱。

那她缺

往后半个月,你的活,我包。他又道。

这也太有诱惑力了

她力气小,身子骨弱,如果有人能帮自己干活

等等,村长说了,以后她的任务便是拔野菜,她必须要用这个机会来验证一件事,这可是千载难逢的机会。

不换。

果断拒绝,丝毫没有谈判余地。

这下,谢岩倒是有些诧异了,她明明前两天还缠着他,求他帮她割麦,为什么今天就不行了?

既然这样

男人思索间,黝黑的脸表情变了又变,阮柔吓得瑟瑟发抖,生怕他对她动粗。

虽然胆怯,却还是紧紧护着身后满头,即使被热气熏得头晕也不放弃。

却不料,男人干净利落转身便走,不出五分钟复又返回,这次,带来了一些糕点和糖果,摆在她面前,要求交换。

如果这些还不够,我昨天刚捉了野兔,还没去毛

野兔于他,还没有这香甜松软的馍重要。

肉若吃没了,还能去山上打,可这馍着实是他下乡之后,吃过最香的馍了。

简直被他的坚持打败,阮柔生怕这男人真的把一只血淋淋的野兔扔给他,无奈,只得答应。

拎着一大包馍的谢岩心情大好,那黝黑脸上似是也多了些许笑意,脚步轻快的离开了。

阮柔暗想着,娘亲曾说过,想要抓住男人的心,必须先抓住男人的胃。

而在这里,想要让一个男人帮自己干活,也得抓住男人的胃。

似乎用厨艺来谋福利,也是不错的选择。

第二天大清早,天色未亮时,她便起床准备上山挖野菜,自然,她的主要目的可不是挖野菜,而另有所图。

这里的后山分为深山和外山,外山经常有人出没,挖野菜蘑菇之类的,而深山,据说里面有豺狼虎豹之类的野禽猛兽,她只需要在外山沿着村里人踩出来的山路走就行。

背上背篓,一路走来居然遇到了个村里人,中年女人的声音有些尖锐,哟,太阳打西边出来了,是阮柔吗?

这人是村东边的刘翠芳,她被村里人成为大喇叭,一旦哪家哪户有点风吹草动,就能立马被她传的沸沸扬扬。

阮柔颔首,有些腼腆,刘大嫂,你好。

这一声大嫂居然让刘翠芳错愕,你咋滴,昨天摔坏脑袋了?忽然这么客气,可别介,我可承担不起你这千金小姐的一声大嫂。

阮柔面露荏色,抿了抿嘴唇。

之前的阮柔刚烈一些,一旦遇到刘翠芳必定会怼回去,她们之间简直水火不容。

对不起,以前是我太任性了,刘大嫂我向你正式道歉,昨天晚上我想了想,以前的做法很不好,从今以后我会好好改正的。

阮柔郑重其事道。

天知道之前的阮柔做了多少混事,在这村子里名声坏透,就连小孩子的糖果也能哄骗过来,细细想去,就让她臊得抬不起头来。

刘翠芳受惊不小,却见她眼神清澈如水,戾气尽无,只剩真挚,心中不禁出个念头,阮柔真的知道错了?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4414.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网站收录 | 免费二级域名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