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注互联网》 » 正文

婚情难测总裁老公轻轻宠全柚溪小说全文免费阅读

332 人参与  2020年12月26日 18:27  分类 : 《关注互联网》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主角叫全柚溪瞿程哲韩穆宁的小说叫做《婚情难测总裁老公轻轻宠》,它的作者是全柚溪最新写的一本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薛老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韩倾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如果全小姐有时间,可不可以陪我出去走走,我也至少两年多没回来过了,听闻这附近的沽岫江又建了大桥,规模宏大,我一直想去看看。”冬天去大桥上喝西北风?全...

精彩节选

薛老还没弄清楚怎么回事呢,韩倾的声音已经从身后传来:“如果全小姐有时间,可不可以陪我出去走走,我也至少两年多没回来过了,听闻这附近的沽岫江又建了大桥,规模宏大,我一直想去看看。”
冬天去大桥上喝西北风?全柚溪不用想也知道这是借口,他一定是有话想要对自己说。
全柚溪回过头来,看着韩倾那张熟悉又温和的脸,忍不住有些心虚,她不敢不答应
全柚溪快速的上楼换了件衣服,跟着韩倾出了门。
送到门口的丁婶,看着韩倾和全柚溪一前一后的出去,关上门转头对着薛老首长笑:“您老的眼光真不错,我们小小姐和韩先生还真是般配,光站在一起看着都让人羡慕。”
薛老笑的有些得意:“也不看看我是谁,我的眼光何时差过,当年若是霂琳肯听我的话,也不至于”
薛老的脸上有些落寞,丁婶知道他难过,赶忙转移开话题道:“韩先生事业有成,人长的又好,当下又主动约小小姐出去,我估摸着一准是对小小姐有好感。”
薛老很赞同丁婶的话,点了点头:“但愿我没有白费心思,柚溪还年轻,我是怕她跟她妈妈一样,万一错遇了人”
说完,老爷子陷入了沉思。
丁婶见状,安慰了老爷子几句,也转身忙自己的事去了。
薛家的别墅离沽岫江算不上远,也算不上近,开车过去也就10几分钟,如果步行,怎么也要40分钟以上。
韩倾选择了步行。
今天是大年初一,街上的人和车都不算多,错过了集中放鞭炮的时间,街上相对还算安静。
全柚溪一路上跟在韩倾的身后,一句话也没说,甚至连头也没怎么抬过。
韩倾总是走几步,还要回头看一看她,看到她在身后,这才继续朝前走。
.10几分钟过去,韩倾终于停住了脚,转过身问道:“你怕我?”
说不怕是假的,全柚溪现在整颗心脏都吊在了嗓子眼。
她不光怕韩倾把她当年想方设法救严父的事说给他外公听,她更怕韩倾会重提这件事。
因为她知道,当初韩倾因为接了这个案子,最终导致名誉尽毁。
换句话来说,是全柚溪毁了他的大好前途。这个人情,她还不起。
韩倾从外套口袋中抽出手,攥住全柚溪的手腕,将她拉到与自己并肩的位置,松了手。
他笑着看向她:“我不太喜欢有人走在我身后。”
全柚溪深吸了口气,抬起头与他直视:“韩律师,谢谢你当初帮我保住了严炳恩的命,让他由死刑变成了有期徒刑。可那个时候我年少不懂事,我真的没想到结果会变成那样,最终害了你”
全柚溪清楚,这件事终究是没法逃避的。
韩倾看着她的表情很认真,等全柚溪表达完了自己的想法之后,才徐徐开口:“我从没有怪你,这是我自己的选择,还有我已经不是什么律师,还是叫我韩倾吧。”
全柚溪低下了头,心里像是被什么狠狠的扎了一下,如果韩倾不提他不是律师的事,或许她心里还好受些。
身边有车快速经过,韩倾下意识的从全柚溪的右边换到了左边,让她走在里面。
全柚溪叹了口气:“我外公现在还不知道这件事,我从未对他提起过,我想,如果他知道,一定会被我气死的。”
韩倾点了点头,明白全柚溪的想法:“这件事我也从没想过要对他说。既然都已经过去了,提它还有何意义?”
全柚溪感谢的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说了一声:“对不起”
韩倾笑笑,朝着远处的沽岫江望过去。
片刻之后,他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问向全柚溪:“那你外公知道你当年在英国黑市上卖肝脏的事吗?”
全柚溪慌乱的摇了摇头,一双恳求的大眼睛望着他:“千万别告诉他。”
韩倾愣了一下,转而笑了:“你平时都用这种眼神看人?”
韩倾的话问的莫名其妙,让全柚溪有些摸不着头脑:“什么眼神?”
韩倾无奈的摇了摇头,独自走在前头,最终什么话也没说。
沽岫江上的风很大,全柚溪一直想方设法的想按住被吹起来的长发。
韩倾望着江面,目光深远:“当年为严恒白做了那么多,后悔了吗?”
被突然问到这个问题,全柚溪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后悔吗?她从没有想过。
她甚至在想,如果没有许若淳的横插一脚,就算事情发生在现在,以自己的性格,或许一样会为了严恒白去做。
可时过境迁,人心总归是会变的,于严恒白是,于自己也是,
如今再来看这件事,仿佛与自己没多大关联一样,又何谈后不后悔呢?
全柚溪回头看向他:“我不知道”
闻言,韩倾笑了。
全柚溪的小脸绷的有些紧,她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忍不住问:“我和严恒白的事情,你好像了解的很清楚?”
韩倾毫不避讳的点了点头:“很清楚。”
全柚溪不解,蹙起眉角,歪着头盯着他看,她总觉得韩倾这人很阴险,很乖张,做起事来让人摸不着头绪,即便是这样,她依旧觉得他不是坏人。可被一个外人窥探到这么多的隐私,她心里总归还是有些不舒服的。
韩倾似乎了解全柚溪所想,解释道:“并非我刻意去窥探你的隐私,只是职业所限,当年你为了严炳恩夫妻的事不惜搬出你外公来给我施加压力,我自然要了解这背后的真相,不过,当我知道你是为了严恒白才去做这一切时,还是吃惊不小。”
全柚溪的脸色瞬变了,惊讶的看着他:“既然你都知道这不是我外公的授意,那你当年接严家这个案子,难道不是因为他?”
“当然不是。”韩倾笑的儒雅,说这话时的表情很认真。
不知道为什么,全柚溪总有种错觉,韩倾眸子里想表达的情绪太复杂,复杂的她不想再探究。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7753.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