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便一记》 » 正文

《他的小彩石》全本小说_春见白路舟完整版阅读

834 人参与  2020年12月19日 16:57  分类 : 《随便一记》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不许动!”


声音是从春见斜后方大概4点钟方向传来的,朗润、清亮、掷地有声。


今天出野外的四个学生中,除了春见,其他三个都是男生。


闻言,习铮将夹在左指间的烟塞进嘴里叼着,丢掉右手中的地质锤,然后和另外两人一样举起双手。


手还没举过头顶,身后那人一阵风似的冲过来一把扯掉习铮嘴角的烟,然后飞起一脚踹过去,习铮一个踉跄差点倒地。猩红的烟嘴辗转到了那人大拇指和食指之间,被用力一捻,“呲”的一声,灭了。


那人的怒气不加掩饰,大声呵斥了起来:“谁允许你们进林区的?‘严禁烟火’四个字看不到啊,还是不认识?”


余光瞥过去,春见从他背后将他自上而下打量了一番:红色作训防火帽,红色作训防火服,红色作训防火裤,高帮迷彩军靴,上衣在腰间处被扎进了腰带,宽肩窄腰大长腿一目了然。


身材不错。春见在心里评价。


习铮站定后,嘿嘿一笑,预备讨好:“警官……”


那人往后一退,不讲客气:“少跟我来这套!”然后抽出腰间的对讲机,对着说了句,“抓到个抽烟的,赶紧过来。”


另外两位同学见势不对,赶紧帮着习铮解围:“警官是这样的,我们是建京大学的学生,来九方山实地考察,我们这位同学一时犯浑,下次保证不敢了。”


“下次?”那人将已经熄灭的烟头夹在指间,手背朝外,举起来,“你们知不知道,这样一个小小的烟头,就有可能毁掉你们脚下的整片森林,到时候谁来救火,你,你,你?”然后扭头问春见,“还是你?”


戴着口罩的脸,露出了单薄的眼皮以及锋利的视线,两人对视上,他喉结一滚,否定春见:“你就算了。”

283.jpg

什么叫“你就算了”,春见不服气。


习铮一急,招呼大家将证件拿出来,堆在一起递过去:“你看,我们真是建大的学生。”言外之意,绝对不是来捣乱的,抽烟只是无心之过。


“哟——”那人将最上面那本学生证翻开,漫不经心地说,“还博士研究生啊!”


春见瞥了一眼,那是她的。


忽然,那人抬头,扫了一眼春见,又低头看了看学生证,来回对比一番后,眼神一改之前,露出几分不加掩饰的轻佻,评价:“第一次看到证件照比本人好看的,P了吧?”


“不是,”春见往前走了两小步,回答得客观,“那会儿还小,不到18岁。”


那人嗤笑一声,将春见的学生证举起来在空中左右晃了晃:“我管你们是18岁还是28岁,被我抓住,结果都一样,走一趟吧。”


“别啊,我们来林区是得到许可的,不信你问……”习铮左右找了一圈,“张教授人呢?”


正说着,另一道红色身影从十米外的地方走过来,人还没到,就冲这边喊了一嗓子:“白路舟,那是建京大学的学生,他们教授跟中队长打过招呼了,你干什么呀。”


白路舟偏头,目光还定在四人身上,不冷不热地反问:“建大怎么了,学生就能在林区抽烟?”


来人从白路舟身后斜坡上跳下来,稳稳落地,站直后咧嘴一笑,白的是牙,黑的是脸:“我们中队长说了,地质工作辛苦,你们有需要的话随时招呼一声。”又补充,“林区禁火这是规定,下不为例。”


习铮有些不好意思,连连道歉:“对不起,是我疏忽了,一定改,一定改。”


白路舟将学生证还给习铮,抬起眼皮白了他一眼:“你最好别再被我抓住。”


留下春见的学生证单独还给她,他目光落在春见衣领下露出的一小截儿细白脖颈上,喉咙一紧:“18岁?可是看着不像你啊,还是P了吧。”


春见:“……”


“行,那咱不耽误你们工作了。林区晚上气温低,你们别待太久,注意安全。”后来的人说完就扯着白路舟离开。


那人一转身就把白路舟脸上的口罩给他扯了:“你小子能不见到个母的就**吗?”


白路舟薄唇一勾,一副不屑的样子:“你哪只眼看到老子**了?就那女的?”


“那女的怎么了?人家眉清目秀,唇红齿白,长得沉……沉鱼……”那人扯不下去了,“关键不是人家姑娘长得怎么样,而是你,你是没看到自己那轻佻的眼神,猥琐的……”对上白路舟的目光,哑然了。


“说,继续说啊。”


那人嘿嘿一笑:“好了好了,我也就话赶话赶到这儿了。但你冲他们发的火是不是有点过了?”


白路舟露出个难以置信的眼神,质疑:“过了?何止,你和稀泥和上瘾了?抽烟那小子就是故意的,我从他们进林区就跟着了,一路上那么多提示牌,他瞎啊!”


何止“啧”了一声:“你冲动啥嘛。人就是个小年轻,再说我们是以教育为主,又不能真对他们做什么。”


白路舟对何止失望至极:“你哪只眼睛看到他年轻了?脸上的褶子比我家老头子都多。这种人就不能姑息,三年前的事,我忘不了,你能忘?”


何止继续安抚,并转移重点:“是是是,他不年轻,他就是一霜打茄子蔫了吧唧,你较什么真儿?”接着开起了玩笑,“说好休假带我飞的,去哪儿?是九西温泉村,还是方北洗脚城?”


白路舟嫌弃:“边儿去,烦着呢!”


林地稍微开阔的地方停着一辆深绿色的森林巡逻车,白路舟大步走过去,翻身进了驾驶室,何止紧跟其后,没完没了地追问:“烦啥?咱支队斜对面卖干货的那个老板娘又跟过来半夜爬你床了?好事啊!你看你当兵三年,退伍后闺女、媳妇都有了,你爹指不定得乐成什么样呢!”


“滚犊子,你不扯这事儿我中午还能多吃点儿。”白路舟回味了他后面的话,又说,“乐?那你是不知道我们家老头儿的德行。我有闺女这件事要是被他知道,铁定得废一条腿,可能还不止。”


“敢情闹了半天,白辛的事,你家还不知道?”


白路舟抬眼,阳光从云杉空隙照进来,洒在他轮廓英挺的侧脸上。风雨砥砺的三年,磨掉了他身上曾经旗帜鲜明的荒唐和浪荡,但与生俱来的张狂和飞扬却日益剧增并不加掩饰地显露在面上。


白路舟看了一眼前方的路,回了句:“不知道。”


“那你怎么打算的啊?”何止问。


“打算回去补个觉先。”反正天塌了有比他更高的人顶着。


没答到点子上,何止眉头一皱,左边缺了一半的眉毛像条没了尾巴的虫子,取而代之的是丑陋却光荣的烧疤,沿着眼眶几乎攀附到耳根。


“我问的是……”


白路舟打断:“什么也别问,老子不知道,走一步看一步。”


进入防火期后,白路舟和其他两个分队的战友驻扎在九方山林区已经快一个月,艰苦、枯燥,与世隔绝。


巡逻车还没开进营地就听到里面的吆喝声。


好像有人在表演什么。


何止将头伸出窗外,看得眼睛一亮,不等白路舟将车停稳,他就先跳了下去,跑过去一头扎进人堆里。


白路舟本来也想过去看看大家在搞什么活动,却在下车锁门的时候被人给叫走了。


营地指挥中心。


中队长背着手交代了几句话后,揣着水杯出去了。副中队长这才扭头看了他一眼,还没开口,白路舟就自己跑过去,从桌子上的箱子里掏出一瓶矿泉水,拧开仰头直接往嘴里灌。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5908.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网站收录 | 免费二级域名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