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电脑》 » 正文

最新小说他来时,微风甜免费阅读

300 人参与  2021年01月16日 16:29  分类 : 《关于电脑》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这本《他来时,微风甜》小说,是由作者笺歌写的,主人公的故事十分的精彩,快来阅读吧第三章确认过眼神两天后,学校确认了此次的几个陪同老师,其中一个正是许念园的班主任陈艳楠。作为一名物理老师,陈艳楠对物理的热爱几乎到了一种极致,当她发现对物理有着很高天赋的许念园的时候,她笃信这个姑娘如果...

精彩节选

第三章

确认过眼神

两天后,学校确认了此次的几个陪同老师,其中一个正是许念园的班主任陈艳楠。

作为一名物理老师,陈艳楠对物理的热爱几乎到了一种极致,当她发现对物理有着很高天赋的许念园的时候,她笃信这个姑娘如果能保持初心,未来一定会在这个领域发光发热。

培训三天之后正式开始,培训的学生除了许念园和陈旭,还有高一和高三的学神。因此,参赛的阵容算不得小。

紧接着,除了正常上课之外,许念园的课余时间皆被“特训”占据。

第一次“特训”是在周五晚上,陈艳楠作为此次比赛的主要负责人,直接把培训的场地安排在了自己家。

进屋后,许念园环顾四周,客厅收拾得纤尘不染,沙发上的抱枕规规矩矩地摆放着,仿佛连角度都是计算好的。

她和陈旭没说话,倒是高一的学弟学妹在一旁窃窃私语:

“陈老师家好干净啊。”

“是啊,就跟样板房一样。”

因为高三课程紧张的缘故,高三年级的学长学姐还未下课,所以陈艳楠一开始就给四人布置了一道“简单”的物理题。

说是简单,高一的学弟学妹却有些无从下手,两人跟做错事的小学生一样,眼巴巴地看着陈艳楠。

陈艳楠递给他们一个鼓励的眼神,继而看向埋头演算的许念园和陈旭,两人几乎是同时完成演算步骤,连得出答案都只差分秒。

她诧异于陈旭的进步,不过也欣慰不已,果然有竞争才会有进步,陈旭和许念园在一起,并不会抹杀他的战斗力,只会一步步激发他的潜力。

至于许念园……

陈艳楠看着眸光清亮,即便得出正确答案也毫不骄傲的女孩儿,心底涌现一股陌生的熟悉感,她真的像极了当年的自己。

特训十点半结束,一个晚上的特训,许念园和高一组的女孩儿周薇薇熟稔起来。周薇薇方才解不出陈艳楠出的题目,在请教了许念园之后,对她生出了许多好感,这会儿正邀请她结伴回家。

“园园姐,我们一起回家吧。”

“我……”

许念园话还没说完,结果周薇薇直接拉住她的手:“我刚问过陈老师了,她说叔叔阿姨今晚有事不能来接你,陈老师待会儿亲自送你回去,你看陈老师都累了一天了……”

许念园张了张嘴,实际上她打车就可以了。

一直站在一旁沉默不语的陈旭看到这一幕,默默地背着书包走了,那句“其实你可以和我一起同行”的话彻底咽回肚子里。

既然她有人陪伴了,那他就没必要开这个口了。

特训第一周之后,大家都混熟了。来自高一年级的周薇薇,热情活泼,是个天生的交际能手。她从小学开始便担任班级乃至全校各种活动的主持人,控场能力数一数二,而和她同班级的少年沈一临相对来说沉默寡言许多,平时特训总是默默无闻地刷题,从来不会多说一句话。而高三的学长和学姐因为课程紧张,不得已缩短了培训时间,经常见他们来去匆匆,所以他们四个经常一起特训的比较熟悉。

今天特训结束后,陈艳楠收拾好东西,拍拍手对他们道:“明天我请了一个你们的前辈和你们做分享,他也曾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并且取得了相当不错的成绩,明天你们有问题都可以向他提出。”

陈艳楠说这话的同时,也朝许念园看了一眼,微笑道:“我请的这位和念园也算打过交道。”

其他人齐刷刷地向许念园望来。许念园不解地看着陈艳楠,她还和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并且夺冠的人认识?是谁?

不过陈艳楠卖了一个关子之后停住了,许念园满脑子都是她刚才留下的课后题,也没多想。

下课后,他们一起从陈艳楠家中出来,走在宽敞的小区长道上,周薇薇亲昵地挽着许念园,一直叽叽喳喳地和她说话。

虽然言晓萱话也多,但许念园并不觉得烦,反而乐在其中,而周薇薇的话题大多围绕在明星、化妆品、各种综艺节目上,她对这些并不了解,也不感兴趣。

所以,一不小心,她又开小差了——刚刚陈老师布置的那道题,应该用什么方法算比较快速得出答案呢?

“园园姐,你听到我说话了吗?”

“啊,什么?”许念园忙回过神,“在听。”

周薇薇叹了口气:“你是不是觉得我太啰唆了,我只是好奇明天给我们上课的前辈是谁。听陈老师的口气,他应该很厉害,而且关键是陈老师说,你和他认识。”

她并不认识啊!

许念园一头雾水:“我一时之间也想不起来,明天见了才知道。”

“哦。”从许念园这里得不到答案,周薇薇有些失望。

恰好走到小区门口,眼见周薇薇又要起话题,许念园忙说道:“我先走了,明天见。”

“明天见……”

许念园走了几步,来到公交车站,一抬头发现陈旭清清冷冷地站在她面前。她冲他笑了笑,对方抿了抿唇,解释道:“我和你家在同一个方向。”

“嗯。”

106路公交车很快到了,许念园和陈旭上了车。夜晚的车厢,乘客并不多,许念园挑了一个靠窗的位置坐下,而陈旭径直走到最后一排,也坐在了靠窗的位置,一坐下他便拿出一本书,沉默地看着。

许念园一方面感叹他争分夺秒的刻苦,一方面也认为人不能总像一根弦一样时刻紧绷,否则过犹不及,迟早崩断。

她将窗户打开,望着窗外掠过的树木,深深地吸了口气。

翌日一早,许念园被闹钟吵醒。她睡眼惺忪地爬起来,睁着一双迷蒙的睡眼刷牙,等冷水泼上脸的那一刻,她彻底清醒过来。

收拾好一切,许念园背着书包下楼。陈奶奶刚好拿着做好的小米粥和煎蛋出来,对她慈祥一笑:“园园醒了啊,快来吃饭,今天做了你最爱吃的煎蛋。”

“陈奶奶早上好。”许念园朝她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

许念园的父亲是一名机长,母亲是舞蹈家,两人一个空中飞人,一个忙着四处演出,并没有太多时间照顾她。小时候她是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的,而现在则是陈奶奶照顾她的衣食起居。

陈奶奶“欸”了一声,笑眯了一双眼。她照顾过不少孩子,许念园是她见过最懂事也最知书达理的一个。

看到许念园,她好像看到自家孙女一样,打心眼儿疼许念园,也尽可能照顾好许念园的衣食起居,将许念园养得白白胖胖。

许念园吃完早餐,和陈奶奶道别后,乘坐公交车去了陈艳楠家。

乘坐电梯到了二十六层,许念园站定在门口,按下门铃,耐心地等待里面的陈老师开门。不久后,里面传来脚步声,接着门被人从里面打开。

许念园抬头,问候的话卡在喉咙中,她惊愕地瞪大眼睛,不敢置信地看着眼前人。少年穿着高领白色毛衣,衬得他很是书生气。他似乎也被她的出现吓到了,微微眯了迷眸子,旋即,那双诧异的黑眸逐渐变得温和。

少年握着门把,长身玉立地站在她面前,笑容如晨曦一般温暖:“许念园,我们又见面了。”

许念园一直不太相信缘分。

可现在她捧着热腾腾的茶坐在沙发上,看着坐在对面的楚翼淮,顿觉地球果然是圆的,兜兜转转一圈,不过半个月时间,他们又见面了。

楚翼淮看出她的紧张和忐忑,缓缓道:“我虽然不是清河中学毕业的学生,可当年也得到过陈老师的指导。听说她带领的队伍要参加国际知识竞赛,所以答应她来和你们交流一下。”

“哦。”许念园紧张地点点头,“那真是太麻烦你了。”

楚翼淮想笑,又敛了笑意,眼底藏着几分无奈。明明上次他们的相处还算融洽和自然,不过半个月没见,她怎么一副看到大灰狼的模样,恨不得拔腿就跑。

“我有那么可怕吗?”他问。

“不是,不是。”许念园机械地摇摇头,快速回答。他怎么会可怕,只是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和他碰面,她完全没做好准备,有些紧张。现在她脑子里一团糨糊,迷迷糊糊中,陈老师的声音时近时远。

“他也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是一个相当优秀的人。”

“他还和念园PK过。”

所以,陈老师所说的“打过交道”,是指她和他对战《加油,未来星》的擂台吗?许念园心底懊恼非常,早知道昨晚就该刨根问底,也不至于她现在手忙脚乱,不知道该说什么。

楚翼淮笑了笑,从茶几上拿了一本书,递给她。

书的封面是硬皮的,指间触到的那一刻,许念园轻颤了下,不过她还是伸手接过,封面画着一个简单的星体。

她翻开第一页,新书的墨香扑面而来。

许念园从小闻着书籍的墨香长大,她满足地眯了眯眸子,像一只捡到鱼儿的猫咪。

楚翼淮没有错过她的每一个微表情。他嘴角扬起一抹浅浅的弧度,嗓音沉沉道:“这本书送给你。”

“啊,送给我,为什么?”许念园猛地抬起头,黑亮的杏眼疑惑地看着他。

“你用得着。”他言简意赅。

“可是,你自己……”无功不受禄,何况这一看就是新书,她凭什么随随便便拿走别人的新书。

“你请我吃过烤红薯,这就算是礼尚往来?”楚翼淮指了指她手上的书,“其实我还有一本原版的。”

原版……

许念园低头看了几眼书,这中文版的她理解起来都有一些费力了……果然人比人,气死人,她在赛场上输给楚翼淮似乎也是情理之中的事了。

“那谢谢你了。”许念园说完,又补充了一句,“要不上完课之后,我请你喝奶茶。”

奶茶?

楚翼淮皱了皱眉,他从来不喝这种甜腻腻的饮料。不过迎上她真诚且毫无杂质的眸子,拒绝的话咽了回去,他点了点头:“好啊。”

两人聊天时,其他人陆陆续续来了。

周薇薇看到楚翼淮之后,先是站在原地怔愣了几秒,接着猛地跳起来,三步并作两步跑到楚翼淮身边。眼见她就要扑来,楚翼淮眼疾手快地闪开,避开了与她的身体接触。

周薇薇扑了一个空,有些失望,不过她很快又振奋了精神,一双眸子熠熠生辉地看着楚翼淮:“楚神楚神,我是你的偶像,不不不,你是我的偶像,没想到我可以在这里见到你,我真是太兴奋了!”

站在一旁的陈旭和沈一临十分尴尬。

“你能给我签个名吗?”周薇薇尽情发挥粉丝本色,从书包中掏出纸和笔,强行塞到楚翼淮手里,“我要将你的签名裱起来,每日三省吾身。”

楚翼淮被周薇薇逼得退无可退,最终站定在窗边。他身高腿长,不笑的时候有些严肃,此时手里拿着笔,眼神却有些清冷,可惜周薇薇太过激动,并不为他的态度所影响。

“薇薇,要不我们先上课?”许念园打破了这尴尬的一幕。她走到两人中间,不着痕迹地隔开两人,小小的身躯,此时却像一堵墙一样拦在他面前。

楚翼淮低头,看着她的发顶,那里有个小小的旋儿,黑亮的头发柔顺地散着,莫名有些可爱。

“可是……”周薇薇还是有些不甘心,“我还没要到楚神的签名。”

“行了。”一直“哑巴”状态的沈一临难得开口,声音竟有股冰霜般的清冷,“时间已经来不及了,你别耽误其他人的时间。”

周薇薇脸色有些差,但还是心不甘情不愿地回到自己的位置上。

许念园转过身,楚翼淮朝她点点头,报以感激一笑。

这一幕被一旁的陈旭看在眼里,他抿了抿唇,将书包放在了桌子上。

今日陈老师来得有些晚,她一到,第一件事就是介绍楚翼淮,一旁的周薇薇双手握拳,崇拜地看着楚翼淮。

陈老师介绍完楚翼淮,便将今天上午的内容交给他。

作为“新老师”,楚翼淮望了下方的几个人一眼,接着缓缓道:“我叫楚翼淮,我和你们一样都是学生,你们有问题可以随时问我,不过我也有涉猎不到的知识,所以还请你们多多包涵。”

“哇,好谦虚。”周薇薇不禁出声。

许念园也在心里琢磨,楚翼淮的确谦虚了,毕竟他有“行走的百科全书”的称号。不过他这么一说,方才一脸尴尬和沉默的陈旭和沈一临面色缓和了许多。

楚翼淮曾参加过国际知识竞赛,当时高一年级的他,出乎意料地打败瑞典队,带领团队杀入总决赛,并获得了第二名的好成绩。即便是第二名,也让楚翼淮变成了一个小名人,不少外国成员纷纷找他合影留念,并承认中国是有天才少年存在的。

听完陈老师诉说的这段往事,许念园几乎可以想象到,当年才十五六岁,尚且青涩的楚翼淮,站在人群面前,从容淡定的模样。

楚翼淮分享的方式十分轻松,他并不像陈老师上课那般,自带严肃气场。估摸着年纪相仿,代沟较少,他总能将晦涩难懂的题目用最简单易懂的方式告知他们思路,连平时问题最多的周薇薇都能很快消化理解。

时间一晃而过,等大家回过神来,时钟已经指向十二点。

陈艳楠拍拍手:“好了,大家辛苦了,中午大家一起在我家吃饭,我去买菜。你们有不懂的问题趁现在赶紧问翼淮。”

“陈老师,我陪你去吧。”许念园向来乖巧懂事,“你一个人提不动。”

“没事。”

“这样吧,我和许念园同学一起去,您在家中准备。下午我没什么事情,可以继续待在这边,顺便还能听您讲课,已经很久没听您讲课了。”楚翼淮主动请缨。

“好啊。”陈艳楠露出一抹笑,“那辛苦你和念园了。”

小区周边配套设施完善,从小区出门直走五百米就有一个大型超市。

许念园平时不是忙着上课就是看书,偶尔几次和陈奶奶一起逛超市,买的也是她平日所需的日用品,现在进了超市,看着琳琅满目的食材,她顿时有种不知所措的感觉。

倒是楚翼淮,推着推车,熟门熟路地走到海鲜区。

“你吃鱼吗?”他问许念园。

“嗯,我不挑食。”

楚翼淮笑着看了她一眼:“你这话没有说服力。”

没有说服力?许念园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三秒钟后反应过来,她三步并作两步走到楚翼淮跟前,义正词严道:“我真的不挑食。”吃不胖长不高也不是她的错,她也很疑惑郁闷,毕竟爸爸身高一米八二,妈妈一米七,结果她完全没遗传到他们的身高。

“没事,你……还小。”楚翼淮安慰她。

两人又买了一些菜和肉。看着他熟练地挑选食材,许念园止不住好奇:“你会做饭?”

“会一点。”他谦虚地回答。

“最后一个问题。”结账后,走出商场的时候,许念园踌躇了片刻问他,“你为什么要和我来买菜?”

楚翼淮诧异地看了她一眼:“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这句话一直循环反复在许念园的脑海中,直到走进陈老师家,看到周薇薇羡慕嫉妒恨的眼神,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确和楚翼淮一起去逛超市了,而且他还说了那句话。

我以为我们是朋友。

许念园懊恼得恨不得捶自己的脑袋,她明明想和他成为好朋友,实际上的行为却似乎一直想和他划清界限,这不是让他误会了吗?

许念园以前一直不理解近乡情更怯的意思,后来见到父母才深刻体会到这句话的含义。她在外公外婆身边长大,明明每时每刻都在想念父母,可当他们出现在她面前的那一刻,她的第一反应却是拼命地往外公外婆身后躲。

现在,她似乎重复了以前的行为。

“园园姐,你们刚刚去买菜的时候聊了什么?”周薇薇的话拉回了许念园的思绪,等她反应过来,周薇薇已经拉着她来到角落,一脸渴求地看着她。

“没聊什么。”

“原来你们认识啊。”周薇薇语气中带着几分醋意,“你和楚神之前不是对手吗,你们怎么成朋友了?”

对手就不能成为朋友吗?许念园张了张嘴想解释,最终还是作罢。

“不过不重要了,认识就是认识。园园姐,我想请你帮我一个忙。”周薇薇一脸讨好地看着她。

许念园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

楚翼淮和陈艳楠在厨房忙碌,剩下他们四个人一边做题一边等开饭。

陈艳楠明着让他们休息,却也布置了一道物理题,其余人埋头苦想,唯独许念园时不时抬头望向厨房里的楚翼淮。

她怎么会糊里糊涂答应周薇薇的请求呢,现在后悔还来不来得及?

等他们做完饭菜,许念园第一个算出答案。一旁的陈旭见她又快了自己一步,神情复杂地看着她,而一旁的沈一临和周薇薇因为公式吵了起来。

楚翼淮端着热腾腾的松鼠鳜鱼过来,扑鼻的香味顿时止住了二人的争吵,周薇薇“哇”了一声,像小麻雀一样跳到楚翼淮身边。

“周薇薇,别一直缠着楚学长,你让人家把菜放下好不好,怎么那么没眼力见。”沈一临忍不住斥了她一声。

本来还高兴的周薇薇立马变了脸,朝沈一临哼了一声:“我又不是跟你说话。”

“你……不可理喻!”

两人一言不合又吵了起来。

楚翼淮头痛地看着这两个“幼稚”的小孩儿。突然,他手上一空,低头一看,是许念园接过了他手里的盘子。

“我来吧。”

“很烫。”他说。

“没事的。”许念园笑着眯起了眼睛。

所有菜上桌的时候,周薇薇和沈一临终于停止了争吵。

看着满桌丰盛的饭菜,陈艳楠难得打趣道:“这可是翼淮主厨给你们准备的壮行宴,看在他辛辛苦苦的份儿上,你们也要在这次比赛中取得好成绩。”

周薇薇开始哀号:“陈老师,这样我们压力很大的,求放过。”

“压力大你就退出,没人逼你参加。”沈一临适时地泼冷水。

周薇薇狠狠地踩了沈一临一脚,沈一临面色一变。

眼看两人又要闹起来,许念园赶紧解围:“我们赶紧吃饭吧,不然待会儿饭菜都凉了。”

吃完饭,几个人肚圆溜溜地坐在沙发上休息。许念园帮忙收拾桌上的残羹冷炙,她拿着餐盘一转身,险些撞上一堵肉墙,陈旭站在她眼前,面无表情地伸手:“我来吧。”

“没事,我来就可以了。”她朝他友好一笑,笑容却十分疏离。

陈旭抿了抿唇,他也不强求,走到一旁拿拖把拖地去了。

看着陈旭的背影,许念园突然觉得他只是不善表达,并不像周薇薇说的那般不近人情,是一个只会读书的机器人。

楚翼淮正在厨房洗碗。洗碗台矮,他长得高,需要微微弯下腰,他虽然瘦,却隐隐现出坚实的脊背。

他似乎听到声响,倏然回头,和站在厨房门口的许念园四目相对。

“要不我来洗碗吧,你去休息一下。”许念园说道。他一早上又是上课又是买菜做饭,实在辛苦,而他们总不能什么事情都不做。

楚翼淮转身,接过她手里的盘子放下,蓦地俯身靠近她。

面对楚翼淮突如其来的举动,许念园紧张地咽了咽口水,呼吸瞬间轻了许多,虽然她此时心跳已爆表,但表面上还在努力维持镇定。

那双黑眸一动不动地盯着许念园,直到许念园扛不住的时候,他才轻轻一笑,眼底藏了几分无奈:“你是不是怕我?”

说完他又直起身,有些失落地叹息一声:“明明吃烤红薯的时候你和我还没这么生疏。”

他说这话的时候,眼尾垂下,像极了一只被无辜冷落的小狗,看得许念园心底翻过滚油,瞬间觉得自己大错特错。

她忙解释:“不是,你误会了,我只是……”

“只是什么?”他问。

楚翼淮弯腰,视线与她平视,眼神认真诚恳:“许念园,我们互留了联系方式对吗?”

“嗯。”

“都知道彼此的姓名和基本信息对吗?”“对,对啊。”

“你请我吃过烤红薯对吗?”

“嗯。”她害羞地点点头。

“我送了你一本书是不是?”

“嗯。”

楚翼淮微微笑了笑,用干净的手揉了揉她的脑袋:“那你还生疏什么呢,以后有什么问题直接来找我。”

因为这句话,许念园彻底将“近乡情更怯”这根杂草拔出,上面长出了新的枝丫。

晚上,许念园捧着楚翼淮送给自己的书,向言晓萱吐露自己的心声。

“你说他为什么送我书?”许念园拇指摩挲着封面,声音在夜色中软软糯糯。白天发生的事情依旧历历在目,他伸手揉搓她脑袋时的温柔和亲昵,她直到现在依然记忆犹新。

“你是真傻还是装傻啊园园。”言晓萱在那端咯咯笑,“那当然是楚翼淮想和你成为朋友,所以以书会友了。”

“以书会友?”许念园哑然失笑,“你这个词用得好。”说着她又懊丧地捶了捶脑袋,“可是怎么办,之前我在他面前表现得太差了,他以为我怕他。”

“我理解我理解,像如果我家男神突然出现在我面前,我也会紧张得手足无措,暂时失去语言功能,而你还能镇定自若地和你家男神说话,你已经很不错了。”

在言晓萱的开导下,许念园终于领悟了一个道理:那就是面对楚翼淮的时候,展现真实的自己。就如同他说的一样,那天晚上吃烤红薯的她,才是最自然真实的她。

特训期间,楚翼淮并不能“随叫随到”,只是偶尔客串替陈老师“代课”,不过距离上一次见他已过去了一周。

楚翼淮没来的时候,周薇薇都似霜打的茄子,整天有气无力,看得一旁的沈一临嗤之以鼻,不过两人倒是经常吵架。

许念园一如既往地听着耳边时断时续的争吵声,一边低头做题,累的时候,时不时抬头望望窗外。

楚翼淮休息之余,也喜欢站在窗旁看着下方的车水马龙。他站定的时候,脊背永远挺拔,深思的时候,眸子微微眯起。许念园偶尔会偷偷站在他旁边,不过他总是能很快发现,两人总是相视一笑,接着一起安静地望着远方。

有一次,他问她:“你为什么喜欢物理?”

许念园沉吟片刻,回答:“可能因为它千变万化的美和神秘吧。”

闻言,他瞬间转头,一刹那,她似乎从他眼中看到一闪而逝的光芒,是那种寻到知音的喜悦和恬淡。不过接下来他却没说什么,只是笑着点点头。

许念园做完题目,一抬头看到周薇薇站在自己面前,委委屈屈地盯着自己。她放下笔,看了一眼远处冷着脸的沈一临,轻道:“你又和他吵架了?”

“他就是欠骂。”一提起沈一临,周薇薇俏脸一变,她似想数落沈一临,最后却“画风”一转,双手攀着许念园的手臂撒娇,“园园姐,你答应过我,帮我要到楚神的签名。”

许念园咽了咽口水:“我尽量做到。”

“我看好你哟。”周薇薇朝她比了一个心,蹦蹦跳跳地离开了。

许念园正要叹气,一旁埋头看书的陈旭突然开口:“觉得勉强的事情就不要答应别人,违心。”

其实要一个签名并不难,只是楚翼淮并不喜欢这些,所以这才是她一直拖拉的原因,但经陈旭之口说出,她突然有些惭愧。

陈旭说完这句话,刚翻了一页书。突然一阵清风掠过耳边,他倏然抬头,见许念园站在自己身边,顿时清隽的面庞染上两朵不自然的红晕。他忙往后退了退,这显而易见的举动让许念园更加确定他讨厌自己。

“我知道你不喜欢我。”许念园诚恳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不待见我,但我们现在是一个团队,既然是团队的话,就不能有二心。其实我比较羡慕沈一临和周薇薇,虽然他们总是一言不合就吵架,但我看得出来,沈一临并不是真心想和周薇薇吵架,而薇薇也只是和他斗嘴罢了。”

陈旭静静地盯着她那双黑亮的眸子,尘封的记忆被一只手轻轻打开,阳光热烈涌现,暖阳照射的教室内,一个扎着马尾辫,笑容比朝阳还暖的女孩儿,穿着白色小裙子、蓝色格子上衣,乖巧地站在讲台旁边,落落大方地和所有人打招呼。

那时候,她被选为班长,而他被选为副班长。

班委选举结束后,她朝他伸出手,笑盈盈地说道:“你好,我叫许念园,以后请多多指教。”

一年多过去了,他们分班之后重新聚在一起,她依然是班长,而他依然是副班长,可当初那句“请多多指教”迟迟未出口。

沉默半晌,陈旭小声道:“我没有讨厌你。”

许念园微愣,不过他眼神真诚,并没有一丝一毫躲闪,看上去不像说谎。她笑了笑,朝他伸出手:“那这一次还是要请你多多指教。”

看着眼前白皙纤细的手,陈旭眸子动了动,最终有点害羞地扭过头:“这样的事情你上次已经做过了,我没有讨厌你。”

下课后,陈艳楠交给许念园一个包裹,有些抱歉地交代她将包裹送到楚翼淮手中。

翌日,陈艳楠请假去邻省看儿子主战的辩论赛,其他特训老师接手上课。课程结束之后,许念园收拾好书包,在周薇薇艳羡和期待的目光中去了楚翼淮所在的学校。

而此时,楚翼淮正在图书馆凝神看书。

“楚翼淮,又有人送你情书了。对了,还有巧克力。”一个高挑的男生左手粉红情书,右手巧克力,艳羡地站在楚翼淮面前。

隔了三秒,楚翼淮抬头,盯着男生:“你知道如何确定宇宙中暗物质的总量吗?”

男生微愣,迟疑回答:“这个……”

楚翼淮重新低头:“在宇宙尺度上,通过对宇宙中微波辐射,各项异性的精细观测,可以确认出宇宙中暗物质的重量。目前的观测表明宇宙总能量的百分之二十六点八是由暗物质贡献,构成天体和星际气体的常规物质只占百分之四点九,其余六十八点三为推动宇宙加速膨胀的暗能量。”

听完楚翼淮的一系列科普,帮送情书的男生呆立原地。

楚翼淮收拾好书包,刚走出图书馆大门,就看到一道熟悉的身影。今天温度略高,她穿着鹅黄色针织毛衣,底下穿着小白裙,踏着干净的小白鞋,扎着简单利落的马尾辫。

他紧走几步,来到许念园跟前,轻轻拍了拍她的肩膀。

许念园吓了一跳,猛地转过身,待看到楚翼淮,那双迷茫的星眸噌地亮起,似银河泼洒而出的碎钻,在清溪中缓缓流淌。

“你怎么来我们学校了?”

许念园从书包中拿出包裹,递到他手里:“陈老师让我给你。”

“谢谢。”楚翼淮侧了侧头,“不早了,我请你吃饭。”

许念园:“……”

许念园糊里糊涂地和楚翼淮吃了一顿晚饭,接着,他又提议带她参观学校。许念园从头至尾就像一个乖宝宝一样跟在他身后,心里却像今夜的晚风一样和煦轻快。

暮色四合,晚风打过树梢,惊起了瞌睡的鸟儿,扑棱着翅膀掀起了清甜的花香,许念园踏步在林荫道上,一轮明月悬在头顶,清辉洒了一地,几缕落在她的肩上。

楚翼淮跟在她后头,风拂起她的裙摆,像展翅的白鸽,她蓦然一回头,让他不禁想起那日在选手池中,他一抬头,一眼看到她期许崇拜的目光。

“楚……楚翼淮,我有话跟你说。”许念园小跑几步来到他面前,瞪圆双眸,紧张地看着他,“其实……”

一只鸟儿从她的头顶掠过,一阵扑簌簌过后,在她肩膀上留下了一摊白白的鸟粪。

许念园欲哭无泪。

确认抓不到始作俑者之后,楚翼淮憋着笑给她处理肩膀上的鸟粪。

她捏着鼻子,瓮声瓮气道:“好了吗?”

“快好了。”他抓着纸巾,细致地替她擦去肩膀上的鸟粪,站得近,他才发现许念园海拔的确有些低,以他一米八六的身高作为参照物来看,她的身高应该不超过一米六。她肩膀小小的一团,仿佛一捏就碎,让人无端起了保护欲。

一个奇怪的念头刚起,楚翼淮忙压下,将纸巾扔进垃圾桶:“好了。”

“哦,谢谢你啊。”许念园方才的勇气全被那一坨鸟粪打散,已经不知道该怎么提起“签名”的话题了。

唉,都怪那一坨鸟粪。

“楚翼淮,你怎么在这里,这位是……”一个抱着篮球的男生走过来,好奇地打量了一下许念园,“这位是……”

“是我朋友。”楚翼淮打断他的话。

“哦,你好,我叫程飞宇,是楚翼淮的室友。”程飞宇友好地朝许念园伸出手。

“你好,我叫许念园。”

“许念园,很好听的名字。是什么yuan?是小园香径独徘徊的园吗?”程飞宇好奇地问。

一旁的楚翼淮见他们相谈甚欢,眉头蹙起。程飞宇平日里最讨厌舞文弄墨,他是什么时候会背诵晏殊的《浣溪沙》了?

“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去。”楚翼淮不理会聒噪的室友。

“不用了,不用了。”许念园忙摆手,“我爸爸过来接我了。”她的确没说谎,今天空中飞人的爸爸难得下早班,答应陪她过周末。

知晓许念园的爸爸会亲自来接她,楚翼淮不再勉强,对她叮嘱道:“那路上注意安全。”

“嗯。”

目送许念园离开之后,程飞宇凑到他身边,挤眉弄眼地八卦:“这小美女是谁呀,你们怎么认识的?看她年纪跟初中生一样,你该不会想老牛吃嫩草吧?”

楚翼淮淡淡地睨了她一眼:“她读高二。”

“哇,看不出来啊。”程飞宇惊诧万分,用手比画了一下,“长得娇娇小小,像一个奶团子,一副纯天然无害的模样,高中生,她一定跳级了。”他自我安慰。

楚翼淮再一次给好友重击,和他擦肩而过的时候说道:“她就是差点击败我的巾帼英雄。”

程飞宇愣在原地。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14306.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