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便一记》 » 正文

好看的乔乐薇凌君屹小说-乔乐薇凌君屹最新章节阅读

27 人参与  2024年04月17日 21:21  分类 : 《随便一记》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好看的乔乐薇凌君屹小说-乔乐薇凌君屹最新章节阅读

《乔乐薇凌君屹》 第1章 免费试读

什么意思?

怀疑我还没离婚就给他戴绿帽?

他确实是这种人。

我懒得解释,不咸不淡地开口:“好朋友。”

“什么朋友?”

“凌君屹,”

我莞尔一笑,柔声道:“死人是不会刨根问底的。”

既然他愿意做一个死了的前任,那就死透点。

凌君屹险些气笑,舌尖抵了抵腮帮子,冷笑连连,“行。”

抵达墓园,下车后,我径直沿着台阶往山上走。

见他没跟上来,我只好回头等他。

一转身,看见他提着篮不知何时准备的,黄白相间的菊花,不由愣了下。

我抿唇,“谢谢。”

“谢什么?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他淡声道。

待他迈着大步跟上来,我们才并肩往我爸妈墓碑的方向走去。

这样也好,尽管是表象上的和睦,但爸妈泉下有知,应该能放心一些吧。

墓园常年有专人打理,墓碑处只有少许灰尘。

说起来,明明我父母已经离开了这么多年,其实我也不会经常想起他们了。

更不会像小时候,常常整夜整夜地躲在被子里哭。

可是此时,看见墓碑上他们的照片时,眼泪就不受控制地大颗大颗砸落。

凌君屹素来衿贵清冷的人,竟陪着我跪下。

“爸,妈,抱歉,直到现在才陪南枝来看你们。”

凌君屹嗓音温和,认真磕了三个头,磕到最后一个时,他说:“以前是我做得不好,以后我会学着……”

再后面的话,他刻意压低了声音,我听不清了。

算了,也不重要。

我们没有以后了。

“爸爸,妈妈……”

我触摸着墓碑上的照片,眼泪越流越凶,许许多多的话最终只变成一句:“我好想你们啊。”

好想,好想。

我也好想自己还是有家的孩子啊。

自从他们离开后,我就没有了真正的家。和凌君屹结婚,原以为自己要有家了,终究也是一场幻想。

我一下又一下揩掉脸上的湿润,难过得不能自已,却还是竭力扬起一个笑容。

“爸妈,我怀宝宝啦,已经两个月了!再过几个月,他就会出生啦,也不知道是男孩还是女孩,不过无论是什么,你们都一定会很开心吧。”

“我也很开心,爸爸妈妈,我终于又能有家人了。”

“我一定会对他很好很好的,像你们对待我那样,把所有的爱都给他。”

“到时候,我带他来看你们哦。”

我看着墓碑,又在心里说了好多好多话。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听见。

都说亲人之间有心灵感应,那应该会听见吧。

“傻子。”

忽然,头顶响起温沉的声音,下一秒,我就被抱进了宽阔厚实的胸膛。

凌君屹一下一下抚摸着我的头发,“哭什么,离去的亲人只会希望你过得好,你过得好,他们才安心。”

我下意识想推开他,闻言却怔了怔。

或许,在这件事上我们还算同病相怜。

他也失去了妈妈。

甚至,比我还早。

而我公公,以前心思全在温姨身上,后来又顾着花天酒地,并不是一个合格的父亲。

不然,傅氏集团也不会直接交到凌君屹手中。

“那你呢,过得好吗?”我仰头,望着他线条凌厉的下颔线,讷讷问道。

“和你结婚的这三年,”

他兀自扯出一丝笑,喟叹一声,道:“过得很好。”

这个回答,让我更加想哭。

是遗憾的吧。

明明,倘若没有那些事,我们是可以白头偕老的啊。

……

回程路上,我和他都心照不宣,谁也没再说话。

有些话多说无益。

他无法真正改变现状,我也做不到相安无事。

早点放手,趁着在彼此眼里还不是那么面目可憎。

秋日昼短夜长,透过车玻璃,他的身影被夕阳打上一层金灿灿的光。

“我送你上去。”

抵达临江苑时,没等我说话,他先开了口。

我也没拒绝,两人一同上楼,站在家门口,我抿了抿唇,“我到了,你回去吧。”

“好。”

凌君屹轻轻颔首,脚步却没动。

我没再理他,正欲输密码时,门从内被人拉开,露出江莱明艳的那张脸,“你回来啦!我听见门口有动静,还以为是外卖到了。”

看见在我家里的是江莱,神色微松。

我一边走进去一边打趣道:“敢情叫我空着肚子回来,是请我吃外卖?”

“怎么可能!我虽然不会做饭,但陆学长做饭可好吃了!”

江莱瞥了凌君屹一眼,还故意提高嗓门,往厨房方向道:“是吧?陆学长!”

我反应过来,“学长也来了?”

“对呀,你这不是乔迁新居吗?我就想着叫他们来给你暖暖房,不过只叫了贺廷和学长,其他你不是太熟的,我就没叫。”

我这才发现,家里新添了好些挂饰和摆设。

喜气洋洋的。

我心里一暖,突然对这套房有了一些真切的归属感。

丝毫没发现,凌君屹脸上的万里晴霁,一瞬间消失殆尽,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冷沉。

“嫂子,你回来了?”

本来在厨房给陆时晏打下手的贺廷跑了出来,嬉皮笑脸的表情在看见门外的凌君屹时,顿时变成了心虚。

凌君屹单手抄兜,似笑非笑地睨着他,“你还知道她是你嫂子?”

“咳……”

贺廷也顾不得那么多了,十分有眼力见地跑过去解释,“川哥,我这不是以为你忙吗……”

“我不忙。”

“那……你要不一起给嫂子……”

贺廷一段话说得很是艰难,一边是他从小最崇拜的凌君屹,一边是一脸警告看着他的江莱。

我却没当回事,连过去三年我的生日,凌君屹都无一例外的缺席过,怎么会有心思给我暖房。

“好。”

未料,还没等贺廷说完,凌君屹就爽快应下,纵容自如地迈了进来。

在场的人,皆是一怔。

还是陆时晏打的圆场,“多个人一起更热闹,挺好的。”

气氛有些凝固,凌君屹却不自知,仿若在自己家一样闲散,淡淡看向陆时晏,“多谢你来给南枝暖房。”

这句话有点微妙。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96831.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20220134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