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便一记》 » 正文

言情小说《蚀骨禁爱:顾少的替罪娇妻!》全文在线免费阅读_顾柠顾容深免费小说

7 人参与  2023年03月29日 18:15  分类 : 《随便一记》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五年。”他的声音比冰霜更冷。

“好,那我的薪资待遇呢?“到了这一步,她

更需要关心的是钱。

有了足够钱,她才能给景爸爸景妈妈好的生活

“一九开,不准再戴面具。”他淡淡道,“不

准耍花招,如果连续一个月赚不到钱,顾言的墓一

样保不住。”

皇宫的陪酒小姐赚来的钱,一般都是跟皇宫五

五分的。

到她这里,他却来了个一九开。

典型的剥削压榨,不想让她好过。

顶着现在这张脸,就算只是做清洁工都会被客

人嫌弃。

估计根本没什么人愿意留下她。

就算真的有人留下她,那好不容易赚来的钱,

再一九开,她就不剩什么钱了。

“好。”她的语气仍旧没什么波动。

既然躲避不了,那就只能选择承受。

“滚。”他的声音又冷了几分。

闻言,顾柠便默默站了起来,直接转身走了。

门关上,顾容深垂在身侧的双手,开始攥的发

白......

良久之后,顾容深才转身走到了落地窗前,帝

王一般俯瞰着脚下的夜景。

心底的火,还在不断燃烧。

像是要将心脏焚毁殆尽!

走出顾容深的包房,顾柠便到达了黎宴的办公

室门口。

刚准备敲门,她便看到黎宴风风火火的朝着她

这边走来。

黎宴一整晚都在忙着招待几个祖宗。

全然不知下面都发生过什么。

看到顾柠,黎宴便笑眯眯的上前问道,“怎么

了阿酒?找我有事吗?”

顾柠随即将顾容深跟自己之间发生的一切,都

跟宴姐简明扼要的说了一下。

宴姐一听,顿时一脸的茫然,“你跟大Bos

s这是什么仇什么怨?他很少来夜总会的,来也不

会跟这里的女人搭腔的,怎么会忽然叫你上去,然

后让你去公关部?”

顾柠长叹了一口气,“我爸叫顾言。”

黎宴一听,顿时明白了。

她想起来了......

前Z国首富顾言的千金好像就叫这个名字。

她虽并未有幸见过这位千金小姐。

但是却听人说过一些这位千金的事。

她曾经是顾言最宠爱的小公主,也是帝城的第

一美人。

见过她的人,都说她是帝城最娇艳的红玫瑰。

想想顾柠那些过去,再看看眼前的顾柠,宴姐

不禁感到唏嘘不已。

顾容深与顾言、顾柠两父女的恩恩怨怨,她也

是有所耳闻的。

传闻,顾言是顾容深爷爷的养子,为了夺位害

死了顾容深的父母。

后来,因为良心不安,将彼时只有三个月的顾

容深养在身边,隐藏所有秘密,将他当自己的亲儿

而顾言的女儿则不知道为什么,差点纵火杀死

顾容深的女朋友。

之后父女俩相继付出了惨痛代价。

顾容深对顾言父女的手段,是真的狠。

但黎宴却没办法说顾容深有错。

只是按照她对顾柠的了解,她实在是没办法,

将顾柠与杀人未遂几个字联系在一起。

长叹一口气,黎宴轻轻将顾柠抱在怀中,“你

当初杀人未遂,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黎宴的话,让顾柠那千疮百孔的心狠狠的颤了

颤。

当年那件事之后,所有人都说她该死,说她被

爸爸惯坏了。

这世上,唯有景蓝与爸爸两个人相信她。

这两个人死后,她以为世上再无人信她了。

原来,竟然还有人么?

“是......但是,我不想提了。”顾柠

苦笑,双眼微红。

那些事,每多提一次,就是多将她剥皮抽筋一

次。

“好。”黎宴轻抚着她的头发,说道。

也不知道为什么,她从第一眼看到顾柠,就觉

得心疼她。

甚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如今听了顾柠这些事,她就更心疼了。

“宴姐,求你帮帮我,我想多赚点钱,你知道

我的情况,我有两个老人要照顾。”顾柠轻轻抱着

黎宴,恳求道。

她已经太久没有体会过被人心疼的滋味儿。

现在忽然体会到了,她便如同沙漠中即将渴死

的人,忽然遇到了一瓶水一样,只想死死的抱住,

再也不撒手。

“好。”黎宴道,“只要有不错的机会,我都

会介绍给你。”

二人说话间,景妈妈主治医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告诉顾柠找到了合适的肾-源,明天可以准备换

肾了。

一个月前,顾柠在皇宫定下来后,就联系了对

方。

他没想到对方这么快就能找到合适的肾-源。

内心激动不已。

顾柠立即打了电话给景妈妈。

让对方明天一大早去医院准备去医院动手术。

确定好一切后,她便让黎宴将这个月的工资结

算给了她。

然后直接给景妈妈打了五十二万。

五十万用来换肾,两万用来请护工照顾以及买

营养品。

如果可以,她真很想去看着景妈妈手术。

只是......

钱现在消耗的差不多了,她必须要在这里好好

搞钱。

以备景爸爸景妈妈不时之需。

他们年纪大了,用钱的地方还有很多。

宴姐就那样在一旁,看着顾柠妥妥帖帖的安排

好了一切。

她再一次被这个女孩儿的善良所打动。

顾柠,真的跟这里的每一个女人都不一样。

她比她们任何人都善良。

“阿酒,现在压在你心头的那块石头终于能放

下了,你开心吧?”宴姐问。

顾柠笑了笑,“嗯。”

这一个月的努力,终究没有白费。

一切都好了。

第二天早上,顾柠一睁开眼的时候,景妈妈的

电话就打了进来。

顾柠看了一眼时间,是九点钟。

想来她已经到医院了。

她立即按了接听,柔声问道,“景妈妈,你到

医院了吗?”

“嗯......我刚刚跟医生说了放弃肾移

植了。”

那边的语气,带着几分沮丧。

顾柠一听,顿时一脸愕然,“为什么?”


1677895068553072567.jpg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57165.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2022013469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