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关于电脑》 » 正文

娇软美人是白月光第3章全文阅读无弹窗

290 人参与  2021年08月14日 17:46  分类 : 《关于电脑》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娇软美人是白月光

哪里可以阅读主角是沈纤七皇子的小说呢?小编为你带来沈纤七皇子小说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 。该小说作者是朵蜜 ,讲述了双目犹似一泓清泉,含辞未吐,却气若幽兰,让人为之所摄。

严嬷嬷本来心里还有些打鼓,又该是多嘴了,三小姐正伤着呢,管那丫头作甚,随赶紧传下人们将膳食送进来。


碧怜心中还有些不快活,但严嬷嬷是在老夫人身边伺候的,府中很有威望,眼神一扫,不禁有些打怵,连忙哆嗦着低下头。


不一会儿桌上就摆满了琳琅满目的吃食,有蜜冬瓜鱼儿、雕花红团花、外酥里嫩的脆皮鸡,还有裹着豆沙馅的糯米糕,浓油赤酱的红烧狮子头,多肉禽,都是些下饭的菜。


“大夫交代这几日需得吃得清淡些,所以小姐,这吃食啊,咱们还是得讲究些。


严嬷嬷是看着沈纤长大的,也算是沈府的老人了。也不知小姐何时换了口味,偏爱肉食特别是辛辣之物。


这次老夫人特地交代,可以多做些肉食,但需得清淡。


沈纤缓缓起身,一只白玉般的纤手掀开帷幕,露出一张秀美绝代的脸—――三千青丝被挽成一个简单的碧落髻,眉不描而黛,肤无需敷粉便白腻如脂,唇绛一抿,嫣如丹果,手间的珊瑚链与红玉镯在腕间比划着,白的如雪,红的如火。


双目犹似一泓清泉,含辞未吐,却气若幽兰,让人为之所摄。外披白色纱衣,露出线条优美的脖颈和清晰可见的锁骨,只是肌肤少了一层血丝,显得苍白异常。


她用手帕轻轻捂着胸口,折纤腰以微步,伫立到桌前,半晌才哑着嗓子说:“嬷嬷,把这些都撤了吧,来些稀饭,即可。


严嬷嬷听她这沙哑的声音,就忍不住心疼,柔声哄到:“小姐的病刚有好转,确实该吃些清淡些,好消化。说着立马让下人换上鸡肉米粥,再加上几碟酱菜。


一顿忙碌之后,沈纤喝了大半碗米粥,还被喂了半碗冰糖雪梨。待吃得打饱嗝了,碧怜上前伺候洗漱,下人们撤下菜碟。


沈纤直起身来疏通了一下了身子,除了伤口处还隐隐犯疼,倒是没有其他不适。看外面天色有点晚了,随即向嬷嬷问道:“祖母今日可是有事?


“回三小姐,老夫人今日进宫去了,听说是老爷亲自飞鸽传书给了圣上,现下邀老夫人进宫,约摸着是商讨此事。


随即话锋一转,“不过小姐莫忧,此事本就是那七皇子的不是,都说君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此事定是要有个说法的。您可是金贵的身子,虽是将门之女,却从小就是被捧在手心里的,别说老夫人伤心,就连那远在边疆的父兄也是焦急万分的。


沈纤默然,她的上头有三个哥哥,只有大哥随父亲出兵去了,下面还有两个未过及笄之年的妹妹。除了大哥是一母同胞外,其他均是出自三个姨娘腹中。


沈纤的母亲是国公府的嫡长姐,十年前离奇去世了,但这么多年来,夫人之位始终是空着的,可见宠爱非常。


“那……七皇子呢?


窗外突然下起了蒙蒙细雨,灰雾色的云让沈纤的心头也笼罩了一层雾,她在窗边久久伫立,眉间是解不尽的忧愁。


自昏迷时,她的耳边就一直回荡着一个嘶哑的男声,似在说:“纤纤,纤纤,我好想你。这心里头也总是闷闷的,似是梦魇了。


“霖王被皇上罚跪在祠堂为小姐祈福,算上今日,已经跪了五天了。


“五日了?沈纤讶然。


“是啊小姐,您这一箭可是伤得不轻,大夫都说您能醒来真是神仙显灵了呢。要碧伶说啊,要不是他是皇子,哪能这般轻饶了他。


沈纤将目光移到一个劲地抱怨着的小丫头身上,暗自摇头。活泼灵动倒是可人的,只是这嘴,怎就这般管不住。


碧伶一点儿都没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小姐可是不知道,当时的七皇子就像是地狱里的恶魔,眼神凶狠,青面獠牙,可怕极了。说着还打了一个哆嗦,“不过小姐别怕,听说少将军在边疆又立战功了呢,现今战事紧急,皇上定然不敢得罪咱们的……


严嬷嬷眼皮一跳,严声喝道:“好你个丫头痞子,瞎扯些什么?皇家之事岂是你个奴才可以置喙的,也不怕掉了脑袋!


碧怜被吓得一震,忙跪下认错。


沈纤被吵得二瓜子疼,身边有这么个丫头跟着,可想自己没在的那段日子,该是惹了多少麻烦。


她轻轻挥挥手:“罢了,日后长点心吧。


碧怜连忙道是,严嬷嬷横竖看她不顺眼,就把她打发去煎药了。


下雨了,还刮起了大风,沈纤只觉着这伤口又疼得厉害。“我这番也是醒了,劳烦嬷嬷去祠堂叫七皇子回去吧,天气闷热,伤了身子就不好了。


严嬷嬷还想说几句,叫他跪上几日又有何妨?但看沈纤满脸苍白,本就柔弱的身子骨更加萧条,眉心微蹙,显然是思量了的。


现今家里没个主事的,看皇上的态度是要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了,作为臣女自是要顺从帝心的。


严嬷嬷的心里顿时又对三小姐敬佩几分,知分寸、懂礼节,格局大了,眼界自是跟那些深闺女子不同的,也难怪从小就深得老夫人疼爱了。


就是这两年也不知是怎了,总是闹得府里小姐们去老夫人那里抱怨,说三小姐粗鄙无礼、仗着宠爱欺负府中姊妹,还喜欢抛头露面,丢尽了将军府的脸面。


老夫人身子骨又不太行,一直在佛寺静心,家里都是几个姨娘管着,要不是三小姐受伤了,还得再呆上几个月的。


现在看来都是些幺蛾子,嫉妒咱们三小姐得宠呢。


沈纤可不知道严嬷嬷的小心思,正准备再躺下休息会,前院就传来祖母回来的消息,也就顾不得睡了。


老太太刚从宫里回来,听说纤纤醒了,马不停蹄地就往后院赶。


这些天愁孙女的事,精神也不大好。她如今也是快七十的人了,穿了一件檀色缂丝百吉文对襟长褙子,翡翠眉勒,头发梳成整齐的发髻,眉目间难免有丝疲惫。


“我的纤纤儿呀,你可是要吓死祖母了。我年纪大了,也不能时常照看着你,你的父兄都是要建功立业的,本想你也是个柔和的性子,不会生什么事端。竟没想就招了这等乱子……


沈纤看着曾经风华的老夫人,如今花白了头发、似一下子老了好几岁。心里十分的动容,低声道:“祖母,是孙女不好。


沈老夫人深叹一口气,伸手把孙女抱进怀里,满脸复杂:“你可知今日陛下召我入宫,所为何事?


沈纤摇摇头,随后又回应道:“莫不是七皇子之事另有转机?


身边的丫鬟婆子们都在说,七皇子是被妖邪附身,才变得如此模样的,而三小姐恰是倒霉罢了。


可沈纤却不这样认为。


老太太轻蔑一笑:“呵,就在昨日,长秋宫的晴妃娘娘向陛下请命,说七皇子并非有意为之,此番均是为了救陛下。


“救陛下?


沈纤不解,探出小脑袋直勾勾地望着祖母,她这是……犯了什么罪,让七皇子不顾人言,当众“处刑?


“据那晴妃所述,当日寿宴上混进了贼子,给陛下的酒是有毒的。


沈纤更加疑惑了,“可陛下的一切吃食不都是经过层层查验的吗?


“是,一切吃食都没错,错在你敬陛下的那杯酒。


“敬酒?


沈纤仔细回想了一遍场景,也顾不得哪里疼了,急忙坐起身来,语气焦急,“祖母,当时孙女的确是敬了酒的,可、可,孙女并未下过毒呀!咳咳咳


起得急了,沈纤捏着帕子猛了咳起来。


严嬷嬷一听,也替沈纤说道:“是啊,老夫人,三小姐从小就是个聪慧的,怎么可能干这等蠢事呢。


沈老太太微叹一口气,拉过沈纤的手,安抚道:“我当然知道我的纤纤儿是什么秉性的,从小就是知礼懂礼的,自是不会的。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25355.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