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随便一记》 » 正文

神医侨妻傅太太甜又飒第2章完整章节在线阅读

163 人参与  2021年06月26日 10:38  分类 : 《随便一记》  评论

点击全文阅读


神医侨妻傅太太甜又飒

主角是乔时念傅景川小说名字是《神医侨妻傅太太甜又飒》为你提供神医侨妻傅太太甜又飒完整版全文免费阅读:再开口,语气比先前更冷,也更恶劣:“你就这么迫不及待?你不要脸,但傅家还要颜面。记住,你这辈子。

男人刻薄的话,如同一把利刃,毫不留情地扎进乔时念的心里,一下一下的疼。

乔时念暗暗用力,捏紧了手里的银针:“傅少最好话不要说太满。

说完,就继续给老爷子施针了。

身后,无数道视线落在乔时念身上,夹杂着奚落嘲讽声,但是她分毫不受影响,施针的手法娴熟又老道。

施完针,乔时念又开了一个中药方,递给一旁的佣人:“按照这个方子抓药,一天三次,熬给老爷子喝。

佣人没动,一脸不屑地看着乔时念。

乔时念无奈地扯了下嘴角。

就连佣人都不把她放在眼里,可想而知,以后她在傅家的日子会有多难。

乔时念只好侧眸看向傅景川。

男人察觉到她的视线,沉声命令道:“按她说的做。

佣人这才接过方子,去抓药。

安顿好老爷子,天已经黑了。

傅景川虽然答应娶她,但前提是治好老爷子的病,老爷子的病需要时间,一时半会儿治不好,无名无分,乔时念自然不能住在傅家。

就在这时,管家走了过来。

“乔小姐,时间不早了,这里不好打车,我送你回去。

“谢谢,麻烦你了。乔时念心里一暖。

这......是傅景川的意思吗?

累了一天,乔时念上车就闭上眼睛睡着了。

“砰!

车子忽然狠狠颠簸了一下,黑色的宾利忽然熄火,停了下来。

乔时念被吓了一跳,倏地睁开眼睛,心里顿时浮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难道

下一秒,管家的话就证实了她的猜测,“乔小姐,真是抱歉,车子好像出问题了。

闻言,乔时念无奈又内疚。

她是倒霉体质,从小运气就特别差,没想到傅家的宾利也没能幸免,路上有一个阴井盖没盖上,左前轮卡进去了。

管家狂踩油门试了几次,结果都没成功。

“林叔,这里离云家不远,我走回去就行了。乔时念说着就推开车门下了车。

走了没多久,就到了云家。

白色的三层小洋楼,灯火通明。

乔时念抬手输入密码锁的密码。

“密码错误。

听到提示音,乔时念拧眉,忙又试了一次。

结果还是一样,密码错误。

很快,她就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了。

这一次,乔时念没有再按密码,而是改按了门铃。

佣人张妈见是她,便打开了门。

“念念,你怎么现在才回来?到底出什么事了?先生和太太的脸色都很差,回来第一件事就是改了大门的密码,还让人把你的东西都收拾了出来。

整个云家,只有张妈对她最好。

乔时念没隐瞒,说道:“傅老爷子病重,我以替老爷子治病为条件,逼傅景川娶我。

张妈震惊地瞪大了眼睛,即生气又心疼,“什么?你明知道他和大小姐情投意合,为什么要这么做?

乔时念没多做解释,只说道,“我有不得已的苦衷。

“什么苦衷,要让你赌上下半辈子的幸福?听张妈一句劝,强扭的瓜不甜,嫁给一个不喜欢你的男人,是很难幸福的,更何况傅少还是威名在外,只手遮天的大人物。俗话说,离婚的男人是个宝,离婚的女人是根草,万一以后离婚了,你怎么办?

这时,云宏明和蒋玉英从楼上走了下来。

云宏明沉着脸,开口道:“你这个孽女!有本事逼傅少娶你,怎么,没能耐让他送你回来?

蒋玉英讥笑出声,一唱一和,“傅少怎么会看上她这种乡野村姑?懒蛤蟆想吃天鹅肉,竟然敢抢可妍的未婚夫。

精致的妆容也掩饰不住她的尖酸刻薄相。

“癞蛤蟆?乔时念心头酸涩,垂在身侧的双手暗暗攥成拳,冷笑了一声,“龙生龙,凤生凤,老鼠的孩子会打洞,说我是癞蛤蟆,那你们算什么?

他们是她的亲生父母,而云可妍,跟他们没有一点血缘关系。

出生当天,她被乔海萍偷偷抱走,医院为了平息事端,便找了个当天出生的女婴替代她。

那个女婴就是云可妍。

而她却被乔海萍带回了小星村。

乔海萍因为孩子早产死掉,患有精神病,连自己都照顾不好。

如果不是道观的师傅好心救济,她说不定早就饿死,病死了。

三岁那年,乔海萍发生意外,失足跌下山,摔死了。

她被师傅带回道观,在道观长大。

“牙尖嘴利,我看你就是找抽!

蒋玉英被怼的脸色微变,扬手就要扇乔时念耳光。

乔时念抬手扣住她扬起的手腕,一把甩开,“我逼傅景川退婚,逼他娶我,原因你们比任何人都清楚。如果云可妍没偷我的玉镯,傅景川怎么可能会娶她?

收留她的道观,位于小星山山顶,非常有名,受到很多人的朝拜,香火不断。

蒋玉英就是其中之一。

两年前,云可妍考上燕京大学,蒋玉英带着她去道观还愿。

当时正是夏天,云可妍无意中看到了她手腕上的玉镯,从此以后,她和云可妍就成了朋友。

云可妍无意中问起镯子的事,她也据实以告,说了这个镯子的来历。

说来也巧,云可妍和傅景川的妹妹傅依依是同学,两人是好朋友。

云可妍从傅依依那里得知,傅景川有心上人,是当年救他命的那个小女孩,他还给对方留了信物,是一个玉镯。

那玉镯跟傅老太太手上的玉镯是一对。

云可妍知道事情的始末后,便偷走了她的玉镯,攀上了傅家。

“我拿走了你的玉镯又怎么样?云可妍厚颜无耻道,“你该不会真的以为只靠一个玉镯,景川就会娶一个村姑吧?他喜欢的人是我,就算你告诉他玉镯是你的,他会信吗?傅爷爷年纪大了,傅太太早晚是我的!

“可研说的对!你从小在山里头长大,也没什么文化,这么好的机会不能浪费了,不如让给可妍,她是燕京大学的高材生,跟傅少很般配,云家以后发展的好,你也能跟着沾光。

蒋玉英失望道,“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得罪了傅家。

云家本是小门小户,当年靠玉镯才攀上傅家,这几年如鱼得水,发展的越来越好。

得罪了傅家,后果可想而知。

云宏明一合计,当即沉下脸,面上蒙了一层冷霜,怒道:“真是个扫把星,早知道这样,当初就不该把你接回来!滚!马上滚出云家!

话落,“砰!的一声。

佣人就把乔时念的东西都扔了出去,衣物散了一地。

乔时念还没收拾好,一辆黑色的宾利就停在了她身边。


点击全文阅读


本文链接:http://zhangshiyu.com/post/21904.html

<< 上一篇 下一篇 >>

  • 评论(0)
  • 赞助本站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

关于我们 | 我要投稿 | 免责申明

Copyright © 2020-2022 ZhangShiYu.com Rights Reserved.豫ICP备12007198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