诱你入帏主角是:冷泉、陆承川讲述了:冷泉、陆承川是《诱你入帏》小说主角,主要讲述了他这两年,近乎成了陆承川的禁孪,冷泉微微一愣,下意识的将怀里的小姑娘护着。陆承川原本还压抑着脾气,看见冷泉那明显回护的动作,简直如火星引燃了燎原大火。男人修长的手掌抬起来,轻轻挥了挥,身后自然有人懂事的冲上去,毫不客气的将李清欢从冷泉身上拉了下来,站在一旁等着陆承川的话。
 
《诱你入帏》精彩试读
陆承川一连几天没有找过他,冷泉也是在头条新闻上看见了,今天是陆氏少东和林氏的大小姐林溪去领证的日子。
 
据说民政局已经堵满了记者,就等着两人过去,能够拿到一手头条。
 
说来也奇怪,明明已经办了那么一场轰动全城的婚礼,两人竟然还没领证。
 
冷泉看着手机屏幕,嘴角忽然轻轻的挑了挑。
 
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修长的身子站起,他随手拿过一件外套,拎起车钥匙出了门,直奔着民政局去。
 
……
 
陆承川接到冷泉电话的时候,车子刚刚开到民政局门口。
 
林溪今天特意化了精致的妆容,正坐在他身侧,看到陆承川接起电话后,脸色不禁一变。
 
“承川,怎么了?”
 
她轻声问,却没等来陆承川的回答。
 
男人手里捏着电话,眉头却是紧紧皱着,修长干净的一只手掌抬起,示意司机停车。
 
“你在哪?”
 
他像是完全忽略了林溪说了什么,只听见电话那头传来冷泉的声音,便是一句急切的追问。
 
林溪也听见了,冷泉的声音独特,没人有他的那种嗓音,她一下子就认定了那一定是冷泉打来的电话。
 
车窗外是无数的记者对准了这一方空间。
 
林溪却是只听车门一响,身旁那人已经自顾自的下了车。
 
“陆承川!”
 
男人修长利落的身影一出现在镜头里,各家媒体都一下子从原地弹了起来,蜂拥跑去民政局门口抢占位置。
 
等了几秒,却是没见到林溪下车,而陆承川,竟然是朝着相反的方向快步离去,好像有什么急事一般行色匆匆的……走了。
 
现场一片哗然,就连坐在车里的林溪也是一瞬间愣住了。
 
她忍不住狠狠攥着拳头,眼睛里水光弥漫,恨不得把冷泉挫骨扬灰!
 
……
 
天海路,冷泉揉了揉心口,站在路边等人。
 
陆承川来时一脸厉色,匆匆忙忙从车上下来,连西装都微微皱了。
 
他竟然是乘出租车来的。
 
冷泉看见他急匆匆迈过来的步子,也没忍住微微挑了挑眉,眸子里滑过一抹惊讶。
 
他没想到,这男人竟然真的丢下了林溪,从民政局一路杀了过来,就因他一通电话。
 
陆承川老远就看见冷泉半身靠着柱子站在路边,哪有电话里说的一副出了车祸马上就要死掉的模样?
 
他的牙越咬越紧,走到冷泉面前的时候,脸色已经是黑如锅底。
 
偏偏冷泉脸上还带着笑,眉眼弯弯,一副得逞的模样。
 
“陆少,早啊。”
 
他笑着跟陆承川打招呼,艰难忽略了心口闷闷的疼痛,脸上的笑容无懈可击。
 
陆承川忍不住磨着牙狠狠盯着面前的人,凌厉的目光把冷泉从头到脚打量了一遍。
 
他的音色低沉,抬眼望了望冷泉身后。
 
“车呢?”
 
冷泉一愣,抬手揉了揉头发,轻松至极的语气,“我没开车。”
 
这就再清楚不过的说明白了,他就是打电话骗了他。
 
“好,你可真是好样的。”
 
他压低了声音,眉头簇着,显然是已经动了真火,一步逼近冷泉,居高临下的锁住面前人的瞳孔。
 
冷泉依旧面不改色,抄在裤兜里的手却是汗湿了。
 
还好他的车刚被拖车公司拉走,要不然他还当真欣赏不了陆承川这么生气的表情。
 
想到这,冷泉忍不住就轻轻勾起了嘴角。
 
“没想到陆少这么在意我,竟然真的会丢下未婚妻跑过来。”
诱你入帏完结版冷泉陆承川全章节目录阅读
他把未婚妻三个字咬的极重,像是特意提醒陆承川,他今日来了,就是没有跟林溪完婚的意思。
 
陆承川眉头一跳,死死盯着冷泉,那双桃花眼里的的确确,满是兴味。
 
他是真的没有受伤。
 
想到这里,陆承川这才惊讶的发现,在他心里,松了一口气的心情竟然掩盖住了滔天的怒意。
 
他竟宁愿被他骗,也不想来时见到一个鲜血淋漓的人。
 
偏偏冷泉依旧是那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直叫人心底发火。
 
他轻轻磨了磨牙,冷哼一声,转过身就要走。
 
偏偏袖子被冷泉一把拉住,陆承川脚步一顿,冷着一张脸回过头。
 
冷泉一只手拉着他,另一手里拿着手机轻轻晃了晃,语气里带点调侃。
 
“陆少领证的时候临时走人,早已经上了热搜,现在回去,岂不是更给了媒体发挥的空间?”
 
陆承川看着冷泉眼角的那一点小小的得意,不知道为什么,想到这个人破坏了他的婚礼,又搅合了他和林溪领证,他心底涌上来的情绪。
 
竟不是为难他。
 
耍心机骗他过来,又慌慌张张的拉着自己不让走。
 
不就是害怕自己真的娶了林溪?
 
冷泉嘴上不说,但行为却昭然若揭。
 
陆承川将面前这人一点小阴谋看了个透,他竟然,因此,甚至还觉得有些乐意。
 
人人都说陆承川对冷泉好,但世人却不知道他到底为什么对冷泉好。
 
更少有人知道,这些年,这个狂妄嚣张的大男孩,其实早已刻进了陆承川的心尖,成为了他心头的一颗朱砂痣。
 
冷泉满心以为陆承川这样愤怒,定然是不会放过自己的。
 
偏偏下一秒那人眼睛一眯,竟就那么轻飘飘甩开他的手,大步流星的走了。
 
“我还有事,改天再收拾你。”
 
他走的毫不犹豫,留下冷泉一个人站在原地愣神。
 
他忍不住就会去想,陆承川这样着急的走了,应该是急匆匆又赶去民政局了吧?
 
明知道不应该为此难过,冷泉还是只觉得心口一痛,强行压下去的那股血气猛的冲上来,他挣扎着伸手想扶住身旁的墙,却还是在下一秒就眼前一黑,整个人失去了意识。
 
……
 
已经走远的陆承川并没有看见身后的冷泉毫无征兆的昏了过去。
 
等冷泉再醒过来的时候,天色已经擦黑。
 
他一睁眼,入目便是一片纯白,床边站了一道纤细的身影。
 
冷泉反应了几秒才想起那分明是林溪。
 
他下意识的从床上弹了起来,顿时觉得手背一疼。
 
匆忙的环视了一圈,却并没有在房间里发现陆承川的身影。
 
冷泉几乎是松了一口气,身体的知觉才终于慢慢的恢复,之前那种要人命的痛终于过去了。
 
还好……他不在。
 
林溪轻笑了一声转过身,手臂抄在一起几步走到了冷泉床边。
 
她脸上的笑意有些冷,高跟鞋踩在大理石地面上碰撞出清脆的响声。
 
“冷先生,醒了?”


本文来自 张士玉小黑屋 转载请注明

本文地址:http://zhangshiyu.com/post/171.html

发布评论

分享到:

张士玉小黑屋

企业网站招聘什么样的人才 能够把企业官方网站运营好